bte365-bet实用365客户端下载

资讯 · 信息

学校创建于1956年,由上海第一医学院(现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分迁来渝组建,原名重庆医学院,1985年更名为bte365-bet实用365客户端下载

重医故事

您当前的位置: bte365  >  重医故事  >  正文

立心天地为家国 甘洒热血谱春秋——记我国著名骨科专家吴祖尧教授丨重医春秋

发布时间:2020-08-07阅读量:[]

吴祖尧    


   



     

     

人物名片


     

     


吴祖尧(1918.6.12-1997.10.18),江苏常熟人,著名骨科学专家,新中国骨科创始人之一。1944年毕业于国立上海医学院,原上医附属华山医院骨科副主任。1944年至1948年在上海医学院附属中国红十字会第一医院和中山医院任职。1948年秋起在上海医学院附属中山医院、华山医院任骨科主治医师、骨科副主任、副教授。1956年率先在国内开展经颈前路椎间盘摘除术,开创脊柱外科手术新领域。

1958年西迁来渝参与重庆医学院建设,创建重医附属第一医院骨科,1959年至1983年担任骨科主任。曾任中华医学会骨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名誉主任委员,《中华骨科杂志》副主编等职务,作为主要成员参与编写全国首部医科院校统编教材《外科学》、中国外科巨著《黄家驷外科学》(骨科学分篇)以及中国首部《骨科手术学》《矫形外科学》,译有《临床外科理学诊断》。



       
       

       



         

余光中先生曾说:“敢在时间里自焚,必在永恒里结晶。”今天(2020年8月1日,旧历6月12日),是吴祖尧教授诞辰102周年纪念日。1997年10月18日,吴祖尧为他终生热爱的骨科事业燃尽了最后的火焰,他的一生,是燃烧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是散发光和热的一生。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大家谨以此文纪念吴祖尧教授为中国骨科事业奋斗的一生!



       
       

       


1958年的冬天,对于当时年仅九岁的吴志正来说,是永远难忘的。那个冬天,他和家人一起告别了繁华的大都市上海,去往西部落后的山城重庆。小小的他还不懂得父母为何要离开那个原本美丽舒适的家,去到一个遥远而又陌生的地方。


12月的重庆阴冷潮湿,长江与嘉陵江交汇处的朝天门码头随着暮色四合渐渐隐去了白日的喧嚣。直到午夜时分,民众轮渐渐驶入了港口,一对夫妇搀扶着一位老人,携着四个年幼的孩子,从船上缓缓走下,吃力而又坚定地沿着朝天门码头那壁立而又曲折的石阶拾级而上。这对夫妇就是吴志正的父亲和母亲。他们七天前从上海出发,一路溯江而上,辗转千里,终于抵达了这座祖国西部的山城。年幼的吴志正当时还没意识到,此后,重庆,将成为他们的第二故乡。而他的父亲——我国著名骨科学专家、新中国骨科创始人之一吴祖尧教授,却早已准备好了要将余生的热血挥洒在这片充满希翼而此刻却略显贫瘠的土地上。



一张珍藏多年的《大公报》


这是吴祖尧第二次来重庆了。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他还是国立上海医学院的一名学生,上海沦陷后,吴祖尧不愿在日寇的铁蹄下生活,毅然随上医的师生们辗转千里,迁往重庆歌乐山继续完成学业。此时的歌乐山,虽然条件十分艰苦,但学校对于学生的学业要求却没有丝毫放松,甚至为了保证教学质量和效果,制定了更加严格的淘汰制度。当时第一学期开学时有108名学生,到了二年级就只剩下52名,等到三年级只有30多人了。在这种严格的淘汰制度下,吴祖尧于1944年顺利毕业,进入上医附属红十字会第一医院和中山医院任职。1946年,上医迁回上海,吴祖尧先后在中山医院、华山医院任骨科主治医师。


     

1944年,上医毕业生在重庆合影,第二排左一为吴祖尧


1948年,三十岁的吴祖尧考取了英国皇家医学院,准备出国留学。当时国内各地相继解放的消息不断传来,吴祖尧对即将诞生的新中国充满了向往,怀着报效祖国的愿望以及对未来国内医学发展的憧憬,他毅然放弃了出国留学的的机会,以一颗爱国之心扎根于祖国的医学事业。


吴志正到现在依然保存着一张珍贵的旧报纸,那是一张1952年的《大公报》。作为家中的长子,他对父亲有着更深的崇拜。在接受笔者采访时,吴志正小心翼翼地从文件袋里取出那张泛黄的报纸,指着上面刊登的一篇关于父亲的报道,激动之情溢于言表。20世纪50年代初,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医疗器材成为赴朝志愿军的急需品,其中石膏纱布就是主要军需品之一。当时国内还不能生产这种纱布,全靠进口,资源十分紧缺。没有石膏纱布,怎么治疗断骨脱臼等骨伤呢?吴祖尧决心自行研制,如果成功了,既填补了国内医用材料的空白又为国家减少了外汇支出,更满足了军需和民间伤病员的需要。于是他即刻请来了纺织厂技术员帮助做小模型,查阅了大量参考书籍,寻找办法和灵感,经过了近三个月的反复改进、实验,最终取得了初步成功。


     

大学时期的吴祖尧


1951年,上海市组织赴朝鲜前线医疗大队,从事创伤外科专业的吴祖尧毅然报名,在枪林弹雨中进行战地抢救工作,战场上他发现石膏纱布成为了更加稀缺和珍贵的资源。回国后,他继续投入到石膏纱布的研制中,最终取得了很好的效果。1952年12月16日的《大公报》以《上海医学院骨科医师吴祖尧试制国产石膏纱布成功》为题报道:“上海医学院外科学院骨科医师吴祖尧在工作中发挥了创造精神,试制国产石膏纱布成功,打垮了美帝的封锁阴谋,并为祖国创造了亿万财富……以全国统计,每月节约达600亿元(旧币)以上。现吴祖尧医师为了进一步求得医疗器材的改进,正从事石膏内垫物棉花纸的研究工作。


   

1952年12月16日,大公报关于吴祖尧试制国产石膏纱布成功的报道


石膏纱布的试制成功,使我国建立起了自己的石膏纱布生产工业,填补了中国不能生产石膏纱布的空白。1956年,鉴于吴祖尧在医学上的成就和不断的创造发明,他获得了由陈毅市长亲自签名和颁发的上海市先进工编辑奖状,并受邀去北京参加了国庆典礼和国庆招待晚宴。


     

吴祖尧在北京参加天安门国庆观礼


吴祖尧一生中曾获得多次奖励,唯独对这张奖状视为至宝,一直悬挂在家里,只因为有陈毅市长的亲笔签字。他敬仰陈毅元帅一生光明磊落,傲骨凛然,这也成为吴祖尧一生为人处世的信念。



心怀家国使命 虽万难亦往矣


就在吴祖尧的事业如日方升的时候,中央决定将沿海部分高校迁往内地,并鼓励广大常识分子投身西部建设,其中上海第一医学院分迁重庆建立重庆医学院。当时的吴祖尧已经是上海乃至全国医疗卫生界有名望的医生,有着幸福的家庭,美丽的妻子和四个可爱的孩子。留在上海,对事业的发展、孩子的未来、家庭的生活都大有裨益,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他没有丝毫犹豫,便毅然放弃了上海优越的生活条件以及多年打拼下的业绩,举家西迁重庆参与重庆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建设。


   

1958年12月,吴祖尧在赴渝的轮船上为妻子和孩子留影


对于曾在重庆生活过的吴祖尧来说,他深知此去将要面对的艰难,但他的内心却很坚定,他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把重庆医学院建设好,让这所新兴的、位于祖国西南部的医学院真正服务于当地百姓,服务于祖国的医疗卫生事业。他知道这是祖国和人民的需要,亦是他心之所向,能把热血和汗水挥洒在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正是他一直秉持的初心!


   

1958年8月,吴祖尧(前排左三)赴渝前与上医外科同事合影


西迁是一件壮举,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勇气。吴祖尧也曾担心妻子孩子会心有不愿,他甚至做好了与家人长期分隔两地的心理准备。然而家人却给了他莫大的安慰。吴祖尧的妻子朱苕华毕业于上海红十字会医学院高级护士学院,原是上医中山医院儿科病房的副护士长。此次支援建设重庆医学院原本没有她。吴祖尧打算自己带两个孩子去重庆,妻子和另外两个孩子留在上海。可是朱苕华不愿意。她找到医院领导,坚决要和丈夫一道来重庆,不愿过一家人分居两地的日子:“他都去了,阿拉也一道去!一家人不分离!”而当时,他们最大的孩子才9岁,最小的孩子仅1岁。


   

1958年,吴祖尧与朱苕华结婚十周年纪念照


现实远比想象更为残酷,初到重庆,扑面而来的困难一如盛夏的大雨,来不及撑伞,便已倾盆而下。对于吴志正来说,那段艰苦的岁月,在他心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记忆,几十年后的今天,他依然能清楚地记得当时幼小心灵所感受到的巨大落差。“大家原来在上海住着三层楼的联排别墅,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可到了重庆,家徒四壁,第一晚大家都睡在地上,母亲只能连夜收拾,那感觉太凄凉了。”吴志正忆起往事,直道艰苦。


然而真正的困难还在后面。到重庆的第二年,便遇上了三年困难时期,吴祖尧一家人口本就多,这一来连温饱也成了问题。加之建院初期,工作繁重,吴祖尧除工作外还要含辛茹苦地支撑着一个大家庭。二儿子吴志东曾回忆:“重庆的夏天酷热难耐,附一院的手术室里还没有空调,只能用冰块和电扇降温,一个大手术下来,父亲汗如雨下,几乎昏厥;晚上没有电,柴油机突突的声音只能使几瓦的小灯泡微微发亮,父亲还要看书写教案……


   

50年代,吴祖尧(中间)在为骨伤病人上石膏


而最让吴志正印象深刻的则是父亲书房里浓郁的烟味和灯光下晃动的人影。“每晚到了父亲工作的时间,母亲便不许大家吵闹,于是大家都早早躺在床上,父亲就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埋头工作,为了保持清醒,他不停地抽烟,小小的房间里烟雾缭绕、烟味弥漫;母亲因为白天要上班,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做家务,为了不打扰父亲,她每个动作都格外小心。”


临床医疗、教学任务、科研工作、创建管理……高强度的工作,加上生活上的困难,不久,吴祖尧患上了肝炎,体重日渐下降,身上的衣服仿佛也大了一号。可当时四个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吴祖尧只能拖着病体在房前屋后一切可利用的土地上挖土、施肥,种植南瓜、红薯以补充短缺的粮食,自己则用牛皮菜、藤藤菜充饥,把节省下的口粮让给正处于发育中的孩子们。


   

1959年,吴祖尧一家人在重庆西郊公园


让吴祖尧没有想到的是,妻子也一直在默默地为他分担。当时做小儿科护士长的朱苕华,为了给日渐消瘦的吴祖尧和孩子们补充营养,悄悄地瞒着家人多次去输血,只为换取几斤黄豆和少量猪肉。若不是她多次昏倒,这也许将成为永久的秘密。谈及此事,吴志正兄妹伤怀落泪:“即使在那样困苦的岁月里,父母仍然谆谆教导大家,要正直做人,踏实做事,勤奋学习,努力工作。长大后才明白父母为大家兄妹四人的成长所付出的辛苦,所谓大爱无言,也只有大家自己做了父母后才真正懂得。”



眼有星辰大海 心系劳动群众


习惯仰望星空的人总能在逆境中看到希翼。就在这片别人看来满眼荒芜的土地上,吴祖尧却看到了无限可能。开创新天地的热情充斥着他的神经,他怀着满腔热忱,迅速投入到重医的建设当中。


重医附一院骨科刚创建时,医生少、病房小,先后和神经外科、胸外科合在一起,床位有限,往往供不应求。吴祖尧多次找到院领导,要求扩大病房、发展骨科。他说:“重庆是工业城市,厂矿多,军工企业多,基层工人、劳动大众多,劳动强度大,容易受伤。”然而当时由于各种原因,吴祖尧的建议没有得到采纳,但这丝毫没有打消他的积极性